主啊!祢要我這一輩子作什麼?/譚國才

revtan1

文/譚國才

一九八五年,台大農業工程研究所一年級的暑假,在中原大學舉行的青年宣道大會裡,我跪在寢室的床上,向上帝發出了這樣的禱告:「主啊!祢要我這一輩子作什麼?」我知道,這終究是一個無法廻避的問題。祂是我的主,是創造我,又以大恩待我的主,我的生命是屬於祂的,祂若要,甚至可以隨時取回。我現在不向祂詢問,有一天到了年老力衰,我還是必須面對,就算我糊里糊塗死了,當與主在審判台前相遇時,這問題仍將追上我,這一生所為何來?所作何事?

〔名利之途〕

那時我正在打算畢業後的路要怎麼走?心中有兩個選擇,一是跟隨台大學生的主流,出國留學;一是到大姊的貿易公司工作。那天晚上,禱告中下了決心要尋求主,在會中就去與薛玉光叔叔約談,他聽了我的打算,劈頭就說:「你應當先尋求主;你若出國留學就有『名』了,你去作生意就有『利』了,有了名、有了利,尋求主就更難了。」祂要我好好禱告,要每天三次,用一年時間尋求。

我說:「許多事情要馬上開始,不能等一年。」他說至少也要禱告一個月。那一個月,我每天早晨一起床就向主說:「主啊!求祢指引我路。」中午吃完飯,找個地方跪下禱告,晚上睡覺前又是撲通跪下:「主啊!祢要我作什麼?」每周五中午,就到台大校園醉月湖旁禁食禱告。

〔以信跟隨〕

「尋找的就必尋見」,當我認真求問時,主的感動便一波波地臨到,那種面對至高上主的感受,今日想來仍令我震懾不已,是敬畏的,是蒙愛的,覺得自己好像一塊粗木面對雕刻大師一般。

在祂的引導下,我放下了出國的準備,也婉拒了大姊的邀請,前面的景象一片茫然,毫無依著,有如亞伯拉罕蒙召出吾珥,「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那裡去。」然而心中卻有從未曾感受的強烈喜樂,當人準備完全順服時,好像一切都死了,但就在同時,一種嶄新的生命品質就生出來了。在眼前展開的是無限寬廣的人生,從小為得人的稱讚而活的束縛已鬆脫,因畏怯而加於自己的樊籠已打破,如今作主要我作的事,去主要我去之處,在祂既是凡是都能,在我生命,也就成了有無限可能的生命。

〔斯土斯民〕

在這樣的尋求中,我決定以服事主為我人生的目的,也清楚當留在自己的國土,甚至就是留在家鄉基隆、暖暖,以傳福音、建立教會為生活標竿,職業則用以配合這目標。

曾經申請進高中作一福音老師,後又準備考軍訓教官,但主都按下不允,甚至想過在當地種花或開麵館皆無不可!然而主有祂的計劃,畢業後留在學校作了一年研究助理,教授鼓勵我繼續攻博士,但此時主更進一步的呼召已臨到,於是進入神學院,接受成為全職傳道人的訓練。

人生只能走一次。我感謝主,催促我向祂求問了這最重要的問題,三年多來我體會到人生最踏實的路,是走祂要我走的路。

人生最大的擁有是甘心為主放下僅有,以致能擁有主,而擁有主,就是擁有萬有。(寫於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