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同受浸/趙斐如

斐如姊妹(左後)全家福dechen1

文/趙斐如

 

感謝主,揀選我先回天國的媽媽,還有德城和我,讓我們夫妻倆成為 神的兒女,並將滿滿的恩典與祝福賜給我們,感謝讚美主。

回想在未接受基督之前,我曾經是一位「拼命三郎」、工作狂,每天都工作到很晚,甚至回到家依然在處理公司的電報,而且一點也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有時我也會怨天尤人,但在接觸聖光堂弟兄姐妹──小陳、姿蓉、玫娟、陳傳道⋯⋯,聽到他們的見證後,聖靈已慢慢在我心裡動工。

 

〔母親信耶穌〕

94年3月20日,小陳受洗時,我即有很大的感動,也很認同並渴慕基督屬靈的生活,但一方面因為德城幾乎每個星期日都要帶我和三個孩子回台北婆婆家,另一方面我的媽媽因鼻咽癌必須從南部北上至和信醫院作化療,那時媽媽會輪流住桃園龍潭大弟家,或到基隆住我家;只要媽媽住基隆,一定會一再的交待我、叮嚀我:她走後,一定要用佛教的儀式來辦理她的告別式。我的媽媽未受洗前是一位非常虔誠的佛教徒,而我大弟是一位非常虔誠的基督徒,她擔心大弟會用基督教的儀式來辦理她的後事。其實,那時候我心理很是掙扎,也很無奈,常常不知如何是好,因為我和媽媽的感情真的很好,我不想讓她為身後事擔心而影響病情,但又真的不知該如何來回應媽媽,好難呀!

感謝主一路奇妙的帶領,本來認為絕不可能的事,卻因阿爸天父垂聽我們的禱告,以及主耶穌基督的憐憫與慈愛得以成就。96年3月25日、回天國的前三天,那時媽媽因鼻咽癌轉肺癌在和信醫院治療,當天晚上,大弟及聖光堂許多弟兄姐妹都聚集在和信醫院,唱詩歌給媽媽聽,大弟因心急,懇請姐夫德城來說服媽媽受洗;媽媽生病後,我和大弟的話她都不太愛聽,唯獨女婿德城的話幾乎無所不聽;德城順服大弟,並以輕鬆的口吻問媽媽:「要不要和耶穌做朋友?」媽媽居然點頭答應,感謝讚美主!譚牧師從新店的家庭聚會趕來為媽媽施行洗禮,當譚牧師三問媽媽:是否願意讓主耶穌住到她心裡。在媽媽肯定的回應中,我也在心中熱切、默默地宣告決志: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

 

〔夫妻一同受浸〕

隔天一大早,德城必須出差到大陸,那一夜,還未信主的德城失眠了,且徹夜難安,因他不確定他這樣做對不對?我媽媽是那麼疼愛他、信任他,只因情勢有點緊迫,且出於無奈,他怎麼能讓一位老人家拋棄一輩子的佛教信仰,而改信基督?他真的很迷惘。

神是愛!神真的好愛我們,神透過聖經親自來教導德城。在那兩、三個月,德城一方面讀聖經,一方面針對不懂或難理解的經文,就請教陳如婕傳道,聖靈慢慢在他的心裡面動工,他心中的疑惑,甚至當初對媽媽的愧疚及迷惘,都一一的被釐清與排除。

當大陳及佳樺決定於96年8月5受浸時,我心裡即感動也想要一起受浸,但因德城這一邊是傳統的信仰,我遲遲不敢冒然表明。直到有一天,在公司裡,一位基督徒的同事問起媽媽奇妙的受洗見證時,我表明我也好希望能成為神的兒女,但目前正在禱告中,希望我老公也可以和我一起受洗。我同事說「不用等」,他鼓勵我先去受洗,因神自有祂的美意與祝福在當中。

就這樣,我鼓起勇氣,在六月的某一天早晨上班的途中,在車上我問德城:「我想和陳大哥及佳樺於八月一起受洗,可以嗎?」其實,那時候我心裡好害怕、好擔心德城會反對。感謝讚美主!德城居然說好,而且不反對;那時候,我心裡真是高興極了!坦白說,我內心深處最迫切希望的就是:德城可以和我一起受浸,但我不敢要求,只能默默地向神祈求、禱告,並請許多弟兄姊妹代禱,希望有奇蹟出現。

浸禮前兩個禮拜,我和陳大哥必須上新會友班,我們就邀約德城一起去旁聽,感謝主!德城居然說:「沒事去聽一聽也無妨。」我真的好高興,上完課回來,他也未曾表態,我們大家既期盼,又怕給德城太大的壓力,也不敢直接問他心中的想法。一直到浸禮前的那個禮拜四,德城居然宣布他要和我們一同受浸!真是太感動、太神奇,更令人驚喜萬分!

天父,真的謝謝祢,祢是聽禱告的神,祢是又慈愛、又憐憫人的神,祢奇妙的帶領我夫妻倆成為神的兒女,感謝讚美祢。

 

〔充滿喜樂恩典〕

自從心裡有耶穌基督的同在與聖靈的感動後,我是滿滿是感恩與感謝,我可以以一顆更謙卑、順服、正面、積極的態度與想法來面對一切的壓力挑戰,我還有永生的盼望,盼望在未來與媽媽在天國再相聚,真是何等的平安與美好,感謝讚美主。

經歷上帝的恩典和祝福後,現在,我們夫妻倆可以每個星期日一起來參加主日,無論是聽牧者、傳道的證道,或是參與敬拜的服事,總是充滿喜樂感恩。腓立比書第四章六~七節的經文說:「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 神。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在此與大家共勉(2009.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