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水成長日記/楊麗滿

liman

圖片:麗滿(左2)全家福

文/楊麗滿

以前,看到新聞報導汐止居民因為害怕淹水,而整夜無法入睡。年少無知的我總是不明白:為何這些人不搬離明知會淹水的危險地方?

上帝的心意是要叫祂所喜愛的兒女愈來愈像祂,成為一個有愛心、有信心的孩子。而當我不明白愛人的意義時,上帝透過「大水」使我成長。

〔颱風中逃命〕

2000年11月1日,百年難得一見的象神颱風來襲,隔天大水迅速灌入我們買不到一年、傢具齊全的一樓新屋子。我的成長日記就此開始。

那天,當大水來臨時,我們連逃走都不懂,我還痴痴地待在家裡等待洪水退去,直到水淹到屋子的一半,驚覺不對勁,要逃時,大水的壓力已使得前後門的出口推也推不開。當時閃過一個意念:主臥室有出口!原來,剛買房子裝潢時,主臥室也要裝上鐵窗的,但神給我一個意念:不要裝。所以我們的主臥室沒有鐵窗。神憐憫我們,大水淹沒我們整層樓時,主臥室成了唯一的逃生口。

當天,懷孕中、大腹便便的我和老公手挽著手,走過漫漫的「黃河」,我們想要去源遠路搭公車,那時以為只有我們家淹水,沒想到整條源遠路、週邊社區全部淹没。社區主委在大門口盡責的站著,叫我趕快往樓上跑,等水退了再出去。就這樣,我們一家的性命得以保存,但我們所有的一切都付諸流水,用不到一年的傢俱、家電用品、衣物、……等等,無一倖免。

我是一個保險觀念比較強的人,在大水過後,就立即和保險公司詢問投保洪水險的問題,但因為淹水話題正在風頭上,所以答案當然是不行,不過業務員留了一個伏筆,他要我等半年後再看看。半年後,神又叫我問了一次,這次居然「安全上壘」,我們家終於可以加保洪水險。

當你一無所有時,才能看見神的恩典。

象神颱風後,我服務的公司撥了一筆急難金給我,再加上政府的補償金2萬元,加一加共約10萬元,原本我還猶豫:這筆急難金要不要什一奉獻?想了想,取之於神,還之於神,我就奉獻出去了。那時,恰好己近農曆過年,公司的尾牙最大獎金是現金3萬元,我每天和大女兒千瑄為這事禱告,希望能夠得到3萬元,補貼一下淹水的損失。抽獎當天,我無緣最大獎,但當天我共得了6萬元獎金,感謝主加倍的恩賜。真是太奇妙了!

〔淹水加失業的化粧祝福〕

2001年9月16日,比象神更大的納莉颱風來襲,造成我們家第二次淹大水。由於幾個月前的水災保險,我花了2700元保費,現在卻獲得50萬元的理賠,這種交易應該還不算太差吧!

當年10月,外子國豐所待的公司因經營不善,結束營業,他頓時失業,還好我們有這一筆理賠金過活,否則房子不能住,還要付房貸,又沒工作收入,那種壓力可不是我能承受的。

主預備了一切,也預備了我婆家,成為我們在淹水困境中的避風港。而更感恩的是:國豐在失業的這段期間學會了煮飯,讓我每天下班後都可以有好吃的晚餐。這是另外一種化粧的祝福。

〔莫名奇妙的淹水〕

連續二年遭逢百年難得一見的大颱風、大水災,已經是夠希奇的,第三次淹水就來得莫名奇妙。

2004年9月15日,週五,我剛完成了保險。當然,我們換了一家保險公司,因為第一家保險公司已經不願意續保,現在這一家也是上帝特別開路,是我跟業務員好說歹說,才保了一份「套餐」。所謂「套餐」,就是什麼都有,但都是一點點,也就是保障不高,我想無所謂,有保就好,反正家中能淹的東西真的有限了!

9月16日,週六,只不過是一場大雨,我們家卻也淹了100公分。過二天,週一一早,我就接到保險公司業務人員來電詢問有沒有淹水,因為公司核保單位在問:這張保單要不要出險。因為淹水經驗豐富,我們家的東西也都撤掉,損失有限,我們就達成共識:這次不理賠,但保單照出。

這段期間,我還為鄰居爭取投保權益。當時,保險公司認為已經秋天了,秋颱機會不大,所以就同意了!我熱情地去告訴鄰居這個好消息時,他們都以為我是保險人員。一些鄰居不認為保了這張保單可以理賠,因而沒有投保。有一位很要好的鄰居,我們稱他為「三哥」,我請他一定要投保,他接受了我的建議。就在投保1個月後,2004年10月,納坦颱風來龔,我們社區第四度淹水,還好這次我們二家有保險,三哥非常的感謝我,而我則非常的感謝主。這次,我們善用保險,去住了柯達飯店,也是不錯的經歷。

〔學作上帝的資優生〕

淹了那麼多次的房子,你有信心再住嗎?每一個颱風一開始形成時,我就一直盯著它的動向,那種精神壓力實在太大了,而國豐常常到大陸出差,此時就只有自已一個人去承擔一切,這不是我這個凡人所能承受的。

當我說要把房子賣掉時,國豐不能理解,因為我們住1樓,有獨立使用的前庭後院,真要賣掉投注心力的房子,也是捨不得。在爭論是否賣房子的過程中,我們彼此負氣。屬靈長輩翰基哥提醒我:在要不要賣房子這件事,我必須順服先生,因為如果我用自己的方式把房子賣掉了,那神不喜悅,我也不會蒙福。當下聽到翰基哥這樣說,覺得很刺耳,可是我要作上帝的資優生,所以我選擇順服,不再跟國豐爭論。

直到第四次淹水,國豐終於心灰意冷,同意賣掉房子。只是,你要賣,有人要買嗎?來看我們房子的人很少,有看了很喜歡的,但也沒有人敢買。

2004年底,接二連三的淹水加上賣房子不順利,令我非常生氣,我找了譚牧師,請他幫我跟神理論,我跟譚牧師說:你要為我祝福,在瑄瑄上小一前,也就是明年的7月前,我要把房子賣掉,價格是300萬元。牧師明白我這「受災戶」的心情,安慰我,也給我祝福。

在小組中,我分享我請牧師祝福的事。一路看著我們淹水的Jonny表示:淹了四次的房子,就算要賣,也要等個幾年的觀望期後,確定不淹了,人家才敢買。他說的也對。就這樣,一天過一天,我漸漸的忘了跟神的要求。

〔賣屋買屋証神恩〕

人健忘,但神不誤事。

2005年7月中,一個來勢兇兇的強颱要直掃台灣,那天早上,參加了千瑄的幼稚園畢業典禮後,我們急著要把家當搬到安全的地方,忽然之前的房仲人員來電, 表示有人要看屋,問說下午是否有空,方便看屋。我心想:你們來看受災戶嗎?當天,我們還是約好,見了面,看了房,並且說好:如果明天沒淹水,他們就買。

等看屋的人一走,我們就趕快搬家當避難,在搬運當中,神提醒我:孩子,我沒忘記你的禱告。當天晚上,神喜樂的靈充滿我,我不是祈求說:上帝啊!千萬不要淹水,這樣人家才會買我的房子。而是我知道這事上帝已成就,我只是不斷的獻上感恩讚美。最後,我們真的以300萬的價格賣了房子,時間剛好是7月底。感謝主!祂真是奇妙!

這個時候,隔壁鄰居三哥因為工作必須長住大陸,他和太太一起去,所以他把空下來的房子免費借我們住。但直到2006年農曆年,三哥他們要回來前,我們都一直找不到中意的房子。

國豐喜歡暖暖,找房子只能限定在這區,新房子太貴,舊房子格局太小,後來找回原來的社區,剛好有人要賣屋,在大陸出差的國豐交待說:如果真喜歡,420萬也可以接受。他還問我:上帝怎麼跟你說?我們會不會買到這個房子?

當初房子淹水時,我去雅文姊妹家,看到她買的房子不但有裝潢,還附傢俱。現在,我買房子,我跟主說:我也全部都要。

感謝主!購屋一切都順利,也蒙祝福。我們不是以420萬,而是以380萬買下了現在住的7樓,這個房子不但有裝潢,連我一樓沒裝的鐵窗,主都給了我。

弟兄姊妹,也許你像我一樣落在連年不斷的試練中,但主的保護、主的恩典夠你用,不要離開主,緊緊抓住應許,得勝的日子不遠了。(2011)

2001typhoon

圖片:2001年,納莉颱風將暖江橋沖毀後一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