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車復得記/林翰基

%e6%9e%97%e7%bf%b0%e5%9f%ba

圖片:翰基和妻子

文/林翰基

〔車子竟然被偷了〕

96年3月30日晚上7時半與君淑出門參加譚牧師主講的約翰福音神學講座,開著君淑的車子赴聖光堂,由車庫出發時,尚看見我的車子CS-8821就停在車庫旁。到了8時10分,接到嘉柔電話,其由學校返家,搭火車已到七堵火車站,希望我至八堵火車站接她回家。

於是我就離開教堂,開車前往八堵火車站,由過港路駛至八堵路路口,遇到紅燈停車時,因為沒事就開始東張西望活動筋骨,一片輕鬆之際。突然發現停在正前方的車子牌照為CS-8821,這不是我的車子嗎?怎麼會停在前面?而君淑正在教堂聽課,不可能開這車,難道有人偷走,正巧被我看到!

我的車子已高齡近十歲,當初買新車的價款約五十萬元,現在的市價可能只有兩、三萬元,這種爛車還會有人偷,實在不可思議。一時之間,有幾秒鐘腦中一片空白,不斷環繞:竟然有人會偷我的車子!這個小偷太沒眼光,路上隨便逛逛,總有一大堆車子,較我的車值錢。

緊接著紅燈轉變為綠燈,前車左轉八堵橋,我也尾隨在後跟蹤。過八堵橋後,右轉金華街,其車速很快,到鐵路陸橋下,一個大回轉停在路邊。由於該地點一片空曠,沒有住家,也沒有任何車子停在該處,如果逕自停車,過於招搖。所以我就直駛約六十公尺,然後回轉,準備觀察竊賊的行蹤。當時竊賊身穿白上衣,正要開門下車。當時我的想法極為單純,竊賊不是專業偷車賊,可能是個小小偷,看到我下車找他時,他可能會作賊心虛立刻逃走。此外,此時通知警察,可能緩不濟急,無法及時攔截。

我就立刻將車子斜停在CS-8821前面,開門下車。竊賊正在車上,尚未完全下車,看到我來者不善,於是立刻關了車門,倒車加足馬力,直飆前行。而我再回到車上,啟動馬達開始追尋時,已落後一大段距離,到了八堵路,就看不到車影,只好悵然到八堵火車站接了嘉柔,送其回家,然後到暖暖派出所報案。

〔特別的經驗〕

車子雖被偷,但當時並不會很沮喪,除了神所賜的平安外,甚至還有點興奮。原因有二。一、我竟然會親眼看到我的車子被偷,還追蹤一小段距離,是個很特別的經驗。這要比次日開車找不到車,才半信半疑發現車子被偷時的情境要好很多。二、CS-8821為手排車,馬力為1600c.c.,我平日開車,四平八穩,車速不快,但到了竊賊手中,採足油門,飆車神勇,首次發現這部車子馬力十足,在我手中竟然被糟蹋,沒有展現其飆速的一面。

由於車子被偷,只好展開應變措施,計畫一個月後,車子若沒找到,是要買新轎車?還是節省支出,改買機車代步?無論如何,未來一個月早上就請君淑送我至八堵火車站坐車,晚上回家就從八堵火車站或暖暖火車站走路回家。

4月1日深夜在睡夢中接到電話,竟然是碇內派出所警員來電,告知我的失車已找到了,於是我立刻到碇內派出所,查視我的車子是「四肢健全」?還是體無完膚?據該所吳警員表示,週五晚上暖暖區有三部Nissan New Sentra同型車遭竊。我的車子被偷後,停在碇內派出所附近,而該竊賊又在附近偷了兩部車。第一部New Sentra因偷車鐵片斷裂至車門鎖孔,以致無法偷成。第二部則偷走後,停在我家附近。

〔小偷是她? 還是他?〕

碇內派出所警員在失車次日就發現這兩部贓車,埋伏一天多,竊賊並未回到車上,所以暫時收兵。請拖吊車將兩部車子拖至碇內派出所停放,通知失主認車,並請鑑識人員製作指紋採樣。當時心中十分高興,愛車失而復得,省錢、省時、省走路。

4月8日晚上10時,碇內派出所吳警員再度來電,告知已捕獲該竊賊,請我至派出所製作相關筆錄。當我至派出所時,吳警員告知,他們由錄影帶發現竊賊所騎機車之牌照號碼,於4月5日在四腳亭發現該機車,並埋伏準備抓人。惟當日適逢清明節,需支援南榮公墓交通勤務,人力有限,僅埋伏一小段時間,便去支援交通勤務。當值勤結束後,發現該機車已騎走。感謝碇內派出所警員仍然持續追蹤,於4月8日下午4時餘再度發現該機車,於是派員埋伏,當晚8時餘抓到嫌犯。

當晚我到達碇內派出所,看到嫌犯背包的物件時,心中無限感傷。桌上除了偷車工具外,還有安非他命吸食器、女人內衣褲、耳環、項鍊⋯⋯等。該嫌犯是一位37歲、前科累累的男人,被捕當時,身上還穿著女人胸罩、內衣、絲襪,原來他是一位性別錯亂的人,很難在社會過著正常生活,所以極易成為社會的邊緣人。

我們身邊並不一定常遇到前述如此特別的人,但會有許多需要他人幫助的弱勢人群。若我們能在能力及時間許可範圍內,適時伸出援手,相信不僅可以減少罪行的發生,更可以積極協助其走出幽谷,迎向陽光的溫暖。(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