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魚兒因信而活-許素貞

%e7%b4%a0%e8%b2%9e

圖片:素貞(左)和寶貝女兒

口述/許素貞;採訪整理/陳怡婷

信主至今已有十三年,然而我真正真真切切地認識主、受聖靈的感動呼召,卻是在九十二年進入聖光堂之後。

〔從佳音電台而來的感動〕

我在結婚前就已經受洗成為基督徒,夫家是虔誠的錫安山新約教會信徒,當時參加新約教會的崇拜沒有太大的感動,我也不懂得如何藉由讀經禱告來親近神。婚後,我曾經為憂鬱症所苦,覺得生命彷彿走入死蔭幽谷一般,了無希望。有好幾次都想帶著兩個孩子一起自殺,一了百了。

感謝主!在我最絕望的時候伸出援手。有一天,我在家收聽佳音電台的節目,透過電台傳來的禱告聲,神的靈感動我、充滿我,當下我不自覺地跪下向祂尋求幫助,祈求神親自帶領我,不只要進入合適的教會,更要因著祂得到新的生命。

人的盡頭就是上帝的開頭。在大嫂易潔的介紹下,我參加聖光堂真善美小組聚會,重新認識這位又真又活的上帝。參加聖光堂之初,我並沒有得到夫家和先生的支持,只好常常趁先生值夜班時獨自讀經禱告。

〔家族得救〕

九十三年,我開始參加教會的醫治釋放讀書會,神啟示我屬靈的知識,我渴慕得著神的醫治,神也讓我的生命更加突破,讓我能向親朋好友傳福音。

我在宜蘭娘家的母親因為脊椎痼疾,長期都處在一種封閉和自卑的狀態,那時加上她憂鬱症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家人都十分擔心她的狀況,於是我透過電話,不時帶著母親向神禱告,電話另一端的母親漸漸能夠聽懂神的祝福了。後來,神開路,母親進入宜蘭的一間教會,受洗成為神的兒女。接著,我弟媳、弟弟、哥哥、嫂嫂等也一個接著一個受洗。感謝主的應許,一人得救,全家蒙福。

〔罹癌中的恩典〕

我向來有鼻子過敏的毛病,試過許多治療方法也沒能完全治癒。九十四年初,我鼻子不適的症狀越來越嚴重,接著開始會頭暈,鼻子也有出血的現象。我到署立醫院就診,當時那位醫生什麼也沒說,只叫改我掛主任醫生的門診,我對醫生的態度感到很懷疑,隔週再回診時,主任醫生告知:我上一位醫生懷疑我得了鼻咽癌,需要作切片檢查。那一刻,我的心情跌到了谷底。

那天就診後,我還是照著原定的計劃,順道去探望當時在署立醫院住院的雅文姊妹。但從醫院出來後,我騎著機車到碧砂魚港,對著大海痛哭一場,我求神釋放我的心。

後來,我到長庚醫院檢查,證實我罹患鼻咽癌,從懷疑到確定,經過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這期間就像等待宣判生死一樣,我四處找癌症的資料看,越看越擔心、越懼怕,這樣的煎熬,讓我數度哭倒在神的跟前,呼喊著:「為什麼是我?祢是醫治的神,我求祢醫治,為何反給我癌症?」我幾乎失去了信心。

在醫生的建議下,我決定至台大醫院尋求更完善的治療。大醫院的初診很難掛進去,我的情況並不允許有所拖延,當時只好隨便掛了一個醫生的診,候診時我不斷禱告,求主賜我一位好醫生來幫助我。結果那位醫生一看到我的病理報告,立刻替我轉診給柯醫生,柯醫生看到我的報告,鼓勵我不要怕,並且馬上安排住院作詳細檢查。我後來才知道柯醫生是全球首屈一指的鼻咽癌權威。感謝主的安排,祂的恩典總是夠我用。

〔患難中的幫助〕

因為我遭逢病痛,婆婆對我特別的關心,她的支持改變了我們原來疏離的關係。而先生更是從頭到尾都抱著樂觀的態度,在一旁鼓勵我、支持我,讓我好欣慰。

還記得住院當天,我覺得自己像要赴戰場一樣,惶恐而不安,我禱告主,把生命主權完全交給祂,求主為我穿戴神所賜的軍裝。神以安慰的聲音讓我聽到:「勇敢放心地去吧!我會與妳同在。」這樣清楚又溫柔的感覺深深撼動我,我似乎沒有那麼害怕了!住院檢查期間,我心裡一點也不害怕,反而非常平安,我知道有許多的弟兄姊妹為我代禱,更知道神的靈一直與我同在。因為身體的軟弱,我更加依靠神。神是我的力量,是我患難中的幫助。

檢查後,我決定同時接受化療和放射線治療。第一次化療結束,隔天清晨四點多,身體開始不適,噁心嘔吐,根本無法進食,一直到第四天才好一點,而後幾天,我拼命吃東西,因為醫生曾提醒我:「不能讓體重下降太多,否則可能影響體力和往後的治療。」但是隨著化療劑量的累積,不舒服的症狀來得越來越快。我自己搭火車往返醫院作治療,好幾次在回程的車上就吐出來了。

另外還有放射線治療,從第三個星期開始,副作用明顯出現,我的口腔破洞,內部咽喉組織也到處破洞損傷,剛開始只是吞嚥困難,後來連喝水都痛得受不了,最後不能吃、也不能喝,醫生開的止吐藥和止痛藥也根本吞不下去,加上越來越嚴重的噁心嘔吐,體重一直下降,連呼吸都覺得痛,那段日子是最難熬的,身體虛弱得連一根小草都不如。但是感謝神,為我預備了好多天使幫助我,除了先生之外,姊姊後來也到家裡幫忙,教會的弟兄姊妹更不斷地關心我。雖然肉體的痛楚難以承受,但我靈裡卻一直感謝神。就算身體疼痛飢渴,我仍要讚美祂!

〔承載人生的信仰〕

曾經跟我一樣罹患鼻咽癌,也得著醫治的楊牧谷牧師在他的書上這樣說:「信仰不是用來解釋人生,信仰是要用來承載人生,承載力是我們能接納,不須逃避的原因。」在台大治療期間,我認識一位病友,也常和她分享福音,她的先生為了她,遍尋任何對她有幫助的飲食、宗教寄託⋯⋯,甚至寫了許多鼓勵她的小卡片,還替她集成一本小冊子,讓她等待治療時隨時可以看這些充滿愛意的字字句句,我看了既感動又羨慕。其實我更感恩的是:這位病友的幫助是來自有限的人,而我的幫助卻是來自創造宇宙天地、創造人的神,我豈不是比她更幸福!比她更令人羨慕嗎!

感謝神,祂使我的軟弱變剛強。雖然在病中軟弱的時候,我也曾經幾度懷疑、喪氣過,但我終究靠著對神的信心來承載所經歷的一切。我在病中寫日記尋求祂,禱告尋求祂;而祂對我的關愛與話語不曾中斷過。願神所給我的恩典與感動,能幫助我承載更多的生命歷程,並使我能全力來彰顯榮耀神。(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