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討厭到丟不起/郭恩池

%e6%81%a9%e6%b1%a0%e5%85%a8%e5%ae%b6

圖片:恩池(右)與家人

文/郭恩池

【慢慢的討厭教會】

我兩歲就開始進教會了,那時候就只是跟著媽媽一起去,沒什麼特別的想法,雖然有很多小朋友跟老師陪我玩,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很喜歡去。一直到小學五、六年級,開始有了自己的朋友、自己的想法之後,就更不喜歡去教會了,因為我認為教會那種地方不適合我,我要的是有人陪我打躲避球、陪我吃喝玩樂,所以本來會去學青的習慣也沒了,不過媽媽還是堅持要我去做禮拜,以至於我越來越反感。

那時候媽媽跟哥哥一直叫我去禮拜六的青少年團契,然後哥哥每次回家都說:哎!教會的誰誰誰很關心你,怎麼沒有去呀!我那時候就隨便敷衍他一下,然後心裡想著:關他什麼事啊!有那麼多人可以關心,跑來關心我幹嘛!好幾次,為了這個原因,我跟媽媽處得不愉快。

然後,只要是禮拜六的聚會時間,我就跟我媽說,我要去哪裡哪哩。她就說:「啊,你不是應該要去教會嗎?不准!」我那時候真的很生氣,覺得他們都瘋了,那麼愛去教會幹嘛!自己愛去就算了,還拖我下水幹嘛!

就這樣,我過完了國小的歡樂時光。

【還是很討厭教會】

上了國中以後,因為第一次月考考得很爛,媽媽生氣得直接把我送到補習班,開始了我的補習人生。

我跟我朋友兩個人在一起,就永遠沒有讀進去的書,也沒有克服不了的老師!我們最大的興趣就是看補習班老師生氣,他越生氣,我們笑得越開心,最好是氣到老師暴青筋。想當然,我們在一塊兒,就不可能讀書,所以星期一到星期五下課,我們先到學校附近的網咖打個兩小時,再去補習班;週六、週日,補到下午4點,再接再厲的打網咖。

國中了,我一樣沒有變,一樣不喜歡教會,更慘的是,連教會都快忘了!每次媽媽叫我去,我就更有理由的說:「我每天補習那麼累,還不讓我休息。」事實上,我超輕鬆的,反正我就是不喜歡去教會。

國二升國三的暑假,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無緣無故地答應家人參加教會的夏令營,去了之後,看到一堆不認識的人,害我只能裝自閉地過完很瞎的四天。

【被圍剿進教會】

國三那年的暑假,因為會考完了,被我媽抓到機會要我去教會,我一樣也是愛去不去的,但至少慢慢開始了,我記得士益跟峻元他們那時候一直用臉書「圍剿」我,邀我去聚會,我那時候根本就不想理他們,隨便敷衍他們,其實我就是不想去,就這樣斷斷續續去了幾次,峻元開始全力「攻擊」了,他就電話啊!line啊!臉書啊!無所不用其極的邀我去教會,那時候他是我的組長,我真的覺得他很煩,但也因為他那麼煩,我就想說,好吧!去一下,讓他不要一直煩我。去了之後,很奇怪,明明感覺就跟之前一樣沒什麼變,但好像沒那麼討厭了!就這樣,我開始有了去教會的習慣。

如果有人問我:是什麼原因讓我開始想去?我大概會回答說:「每個禮拜有好吃的晚餐,還有類似演唱會的歌手在台上又叫又跳的,氣氛很high。」就這樣而已吧!

【不一樣的冬、夏令營】

開始穩定聚會之後,我擔任一些服事,高一升高二那年,我跟峻元一起帶一個夏令營的國中男生組,詳細情況我也不記得了,我也忘了是誰找我服事。我抱著跟他們一起玩的心情,去了之後,跟他們打成一片,好像也就因為這樣,我跟他們都有穩定聚會的使命感,可惡的是,有些人在夏令營之後居然就裝死不來,害我一個人在教會很無聊。

高二的寒假,不知道我又答應了誰,去參加冬令營,我想那應該跟夏令營差不多吧!去了之後才發現:噢!不!那是什麼鬼啊!一群人聚在一起念聖經。夏令營打球、跑步就算了,居然要我看聖經,還看四天,簡直要我的命,不過我也很識時務、裝模作樣一起看,即便我完全不想參與。不過,我不後悔,因為我最有感覺的是第三天的禁食禱告。當我聽到要禁食禱告時,心中只有一個聲音:「瞎爆了!禱告就禱告,禁食幹嘛!不吃飽,怎麼有力氣專心呢?」

禱告開始一段時間後,大家都很安靜,前面的主持人說了一段話,他說:「想像一下現在上帝站在你面前,祂願意垂聽你的禱告,你就大聲的說給祂聽。」我聽了之後,只記得那時候在心中一直叫著說:「我要當警察,我一定要當警察。」接著我就開始一直哭,不知道是在哭什麼東西,哭到有點累了,哭到旁邊的人好像也都結束了,我才起來。

高二升高三的夏令營,每天都有晚會,每天的晚會都很棒,最後一天我印象最深刻,前面的人在呼召什麼我忘了,反正我就往前走,我記得是霈霖哥幫我禱告,禱告內容我也忘了,但我記得我一直哭,然後往回走,我那群好朋友都陸續禱告完了,大家就抱在一起,然後我提議要不要再做一個禱告,內容我又忘了,反正我又哭了,也不知道在哭什麼,但我當下感覺有一股很溫暖的力量包住我們,然後我們這群弟兄彼此相約:一定要穩定聚會,不離開神。

【一通電話】

有一天,我在家的時候,突然接到一通電話,是姿蓉姐打的,她問我:「要不要受浸?」我嚇一跳,因為我去教會那麼久,我一直在逃避這個問題。我記得我跟她說:「如果我受洗了,然後又離開神,那不是對祂很抱歉嗎?」姿蓉姐回答說:「其實,你有這個問題代表你很重視祂。」然後,她說了一句最關鍵的話,她說:「其實,上帝很愛你的,即便你離開了祂,祂也不會放棄你。」講到這裡,我又哭了,一樣不知道在哭什麼,為了不讓她聽出來,我只好趕緊說:「好,我要受洗。」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雖然到最後我還是沒能明白受浸的真正理由,但我知道的是,神用眼淚讓我知道祂一直在我身邊,從我家人決定開始信主的那一刻起,祂就走進了我的生命,就註定了我要走在祂的道路上,祂必不離開我,而我,好像也丟不起這位讓我哭得那麼稀哩嘩啦的神了!(2016)

%e6%81%a9%e6%b1%a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