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被愛的路上/黃鈺晴

%e9%88%ba%e6%99%b4文/黃鈺晴

這十年來,在許多的關係裡 我很受傷;我曾愛著每一位我所關心以及關心我的人,所以 「原諒」成了一種習慣,卻渾然不知自己在無形中已累積了許多苦毒,也分不太清楚是否真的原諒了。

[帶著憂苦到基隆]

當初,剛帶著單親媽媽的身份搬到基隆,帶著寶貝女兒,真以為自己可以很灑脫的放下一切的恩恩怨怨,重新過活;可是那所謂的積極重生,很快的在搬家的忙碌告一段落後消失殆盡,心裡的不安跟沮喪開始竄出,面對陌生的環境、差強人意的生活機能、下不完的雨、⋯⋯,我發覺自己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勇敢堅強。所有的害怕、擔憂、傷心、難過、委屈更是在夜深人靜後的淚水潰堤以及翻來覆去的夢魘中表露無遺。只是日子還是得過,我習慣性的告訴自己:再壞,應該不過如此了,忍一忍,咬牙撐就過去了!何況身為人母、我還有女兒要照顧,她是我唯一的重心、也是我的全部。

事實上,我一天比一天沮喪,心中的怨懟也不斷的增加,以前不在乎的言語、往事,現在是只要有一點點的風吹草動,我便閃躲或反擊,為的是害怕再受傷。對於跟人之間的嫌隙、不諒解,我已無力辯駁,也不想多作解釋。我常想:如果不是顧念寶貝女兒,我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有誰知道,我真的好討厭、好害怕自己那付膽怯、懦弱的樣子,我對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深感唾棄。

[走到盡頭]

有一天,陳君淑姊妹打電話關心我,她是我一個基督徒老師--妙治的同學,君淑問我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可是我還真不知別人可以幫我什麼,因為我已經習慣靠自己,也以為凡事只能靠自己。婚姻失敗的經驗也提醒著我:不可再把別人的「好意」當真。可是她好親切,接著又到家裡來看我,告訴我:耶穌愛我 、明白我一切的苦楚。

其實,十多年前妙治老師就曾這麼跟我說過:「 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 。」(路加福音第十一章 10 )可是我總只有剎時間的感動、禮貌性的回應,然後被所謂的理性拉回現實生活中,靠自己!

不過這回我真的走到盡頭了吧!我不想死,也不能死,可是我幾乎活不下去。二次失婚的挫敗,我失去的似乎已經不只是一個丈夫、骨肉親情、還有自我存在的意義,價值觀的錯亂,我的「靠自己」似乎不管用了,我把自己管理成這付田地,就連睡個覺都得靠安眠藥才能入睡。

[上帝插手]

接著幾天,又來了幾個姊妹,跟我訴說上帝的憐憫及那無條件的愛,她們分享見證、講述經歷上帝的過程。有一回,秀珊姊妹燉了雞湯親自送到家裡來,說是給我補身體的。那一段時間女兒常生病,半夜掛急診,我的心情可見一斑,晚上更不敢睡了,深怕再失去女兒。而上帝就這麼差派祂的使女圍繞在我身邊,當時我真的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平安跟喜樂,看來上帝這回是非插手不可的樣子。

在這過程中,我仍有些恐懼和擔憂,沉積在心底的苦毒和傷害這才要顯現出來,我小心翼翼的開始重新建立關係, 開始學著讀經、禱告,參加小組聚會。妙治老師更是不時打電話問候我,用聖經上的話安慰我、鼓勵我;牧者鼓勵我參加醫治釋放禱告,同時我也接受憂鬱症的治療。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我學習交託,從不斷的祈求禱告,到學會讚美和感恩,我臉上的笑容多了,後來不到一年的光景,我不需再靠藥物來幫助睡眠。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六: 17 )感謝天父的帶領,一步步地帶領我來到聖光堂,遷居到這個曾讓我幾度想離去的城市;天父讓我在身心靈被醫治的過程,看見屬於我自己該負的責任。

現在,我喜悅當下所擁有的一切,好的、不好的,我都不再怨尤,凡事感恩 。 因為這一次我相信的是上帝,祂愛我、憐憫我、饒恕我、赦免了我,並賜下獨生愛子耶穌基督在十架上用寶血潔淨我、救贖我。感謝讚美主! 願一切榮耀歸給真神上帝。(2002.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