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熱情/陸柏宇

%e6%9f%8f%e5%ae%87文/陸柏宇

 

[無憂的歲月]

我們家有三個小孩,我是老么,得到許多的疼愛,因此使我的個性變得非常任性。其實,我真的很感謝我的家人與朋友們,他們包容我這麼久。

從小到大,我一直無憂無慮,沒有什麼壓力。到了國中,我發現學業成績變成我壓力的來源,說真的,我不是很愛念書,也不擅長念書;國中時,我因為參加籃球隊,需要邊打球、邊念書,這讓我感到滿有壓力。好在當時我有教會這一群弟兄姐妹們的陪伴,他們使我感到很開心,當時我週一到週五參加夜讀,週六參加學青團契,週日再參加崇拜,一整個禮拜都在教會,我那時真的非常開心。

 

[狂歡後的落寞]

直到國三的那年,我跟我當時的女朋友分手,我開始埋怨上帝,為什麼讓我面對這些?為什麼我的每一段愛情都無法長長久久?附帶一提,其實我們聖光堂團契輔導有「18禁」的規定,就是18歲以前不要交男女朋友,但我沒有順服這項規定。

就是在那段分手失意時期,我開始不再熱衷於教會活動,而是每天往七堵同學那裡跑,週六不來學青團契,而是到七堵去打麻將,或在公園裡抽菸喝酒聊天,我以為那才是我快樂的來源。久而之久,我發現狂歡後總是剩下我一個人,我心想:難道暖暖與七堵間的距離真的有這麼遠嗎?為什麼牌友們總是留下我一人,而不陪伴我到底?這時,學青團契的峻鵬一直邀請我回教會,我答應了,雖然當時我還在埋怨上帝。

 

[找到答案]

回到教會,我並沒有真心的禱告或敬拜,我只是覺得:禮拜六沒事,乾脆去教會玩一玩。一直到2011年的「夏一站.烏來」夏令營,當知道我被指派當小組長,我們高中生要照顧國中生的時候,心裡很不爽,我心想:花錢來玩,竟然還要我照顧這群小鬼頭。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帶領他們,而在營會第一天晚上,峻鵬問我們說:「你們想在這營會中得到甚麼?」想了很久,我說:「我要回到我國中時那樣愛上帝、愛教會!」在接下來的營會上,我竟然開始付出,全心全意的來帶那些小鬼頭,說真的,他們也是滿可愛的;就在那次營會中,我找回我對教會、對上帝的熱情了!

夏令營後,學青團契去參訪了新竹堅石鄉的那羅教會,那裡有一群對上帝超有熱情的年輕人,他們每天早晨5點起來晨禱。參訪後,聖光堂學青也開始了晨禱,因為他們,害我現在假日都睡不飽,因為要一大早起來晨禱。除了晨禱,我也開始按照教會的進度讀聖經,說實在,連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會有這樣的改變,只能說,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親近上帝後,當時埋怨上帝的問題,我找到答案了!就是詩篇39章9節說的:「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你,我就默然不語。」現在,我把一切交在上帝手中,即使結果不如預期,不是我想的那樣,相信上帝都有最美好的旨意、對我有最好的安排。(寫於2011/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