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神/吳鳳明

%e5%90%b3%e9%b3%b3%e6%98%8e2圖:鳳明(右1)

文/吳鳳明

我從小生長在基督教家庭,但未曾受洗過,一直也養成了一種習慣,遇到困難時會禱告,得到好處時也會感恩;但我卻不曾用心去認識神,教會聚會對當時的我也只是一種「觀摩」,並沒有太大的感動。

〔病中顯恩典〕

一九八六年,我的父母相繼在主裡安息了。之後我帶孩子到教會聚會,雖然我也想和父母一樣做一個基督徒,然而每次去教會回來,總是有鬼壓床的經驗,甚至有跪禱起身時無法站立的恐懼;經過試探與恐懼,我的信心逐漸喪失,從此遠離了父母的教會,也暫時放棄了認識神的機會。

一九九二年,我因腎上腺腫瘤在三總開刀,當時我的丈夫遺棄我,我的父母也已過世,兄弟因為爭財產也散了;我的姊姊說,她的公公過世,不能到醫院來看我,怕沖到。我離開香港回到台灣、我自己的家園,卻是舉目無親的淒涼。當時我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醫院,靠著自我的毅力,決定與死神一搏,當時的我,不確定是否可以看到明日的太陽,這樣的心境何等淒涼啊!心中的混亂與不安更是可想而知。然而「絕處逢神」,耶穌的恩典卻在我身上看到了。

感謝主!當時我在醫院住了二十八天,主為我安排了一個完美的醫療團隊陪著我,醫生、麻醉師、護士、實習護士、看護等,如同天上派下來的一批守護天使,陪我度過了這段生病的日子;更奇妙的是在第一次回診時,醫生就告訴我:「你很幸運!你不用再來複診了,鉀離子指數已完全正常了,回去趕快把身體養好吧!」

祂真是恩典在先,真理在後的神啊!

〔迷羊回欄〕

這些年來,活在自我管理的生命中,我肩上背負著層層的重擔與勞苦,除了獨立扶養二個女兒外,還要用自我的力量去面對生活的種種困難,習慣靠自己的堅強,也已讓我忘了什麼是悔過、柔軟與謙卑,我更忘了有一位始終愛我的神守在我身邊。我的靈正像箴言上所說的:「憂傷的靈使骨枯乾。」面對未來生命,何去何從,有著極大的惶恐與不安。

事實上,這兩年我又開始有了進教會的念頭,我也一直在尋覓一所我喜歡的教會,這樣的心情實在是既期待、又怕傷害!然而神就在這個時候給了我奇妙的安排,今年六月,我終於如願的找到這間充滿喜樂與平安的教會──聖光堂。

感謝主!我這隻迷失十六年的羔羊,又回到主的欄內。

八月四日,譚牧師證道主題是「星空上的信心」。當時,聖經裏的每一句話,每一首歌都令我感動,眼淚不聽使喚的落下。我學習悔過、柔軟與謙卑;我禱告、讀聖經,我用心去明白神的話,求神給我信心與屬靈的智慧,讓我受聖靈管理,從聖靈得力, 讓我往後擁有更豐盛的生命。九月二十二日,我完完全全的接受受浸禮;在基督裏,我要做一個重生的人,新造的人,一個好的基督徒。

主耶穌曾經說過:「煩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祂又說過:「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希伯來書13:5)

感謝主!「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詩篇23:1)(2002.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