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頑石軟化了!/周朝振

%e5%91%a8%e6%9c%9d%e6%8c%af2圖:朝振夫婦(中)與外甥女

文/周朝振

年近70歲、極其頑固的我,在留下的歲月裏,還能擁有什麼?還能改變什麼?但我知道:今天的我終於擁有了最珍貴的福氣與恩典,因為上帝撿選了我,祂不但改變了我的脾氣,也改變了我和妻子的關係。

〔壞脾氣、壞人緣〕

我的脾氣一向都很壞,在生活上如有一點不順心的事,我就馬上發飆、耍脾氣,我一向不甩任何人,也不買任何人的帳,我行我素的個性,也沒讓人留下好印象。我曾經跟警察衝突,打警察,不服老師的教導,打老師,這樣的壞脾氣,沒有人敢靠近我,所以這輩子也沒交到知心的朋友。

自由自在的我,沒有一點積蓄,混到40多歲也不想結婚,直到友人介紹小我16歲的妻子玉春,才結束我42年的光棍生活。雖說我結婚了,擁有這麼一個得來不易的妻子,但對待她,我並沒有太多疼惜,不僅常常兇她,平時也為一些小事爭吵,甚至動不動就趕她出門,但玉春總把這些事情忍下來,跟我一起吃苦,一起把兩個兒子養大,這一段艱辛的歷程,我想也是後來玉春得憂鬱症的原因之一吧!

我的主觀意識很強,從不相信任何一種宗教,家裡雖有祭祖的習俗,雖跟著燒香拜拜,但都拘於形式,心裏沒有一絲感動,甚至覺得拜拜這件事實在很麻煩,但又不能省略,簡直是拜到很無奈。

〔開始反省〕

今年,看到玉春嚴重失眠,每天情緒不好,弄得家裡一團亂,我心好煩,心想:若有什麼地方能讓她好起來,我就陪她去。她聽人家說哪裡拜拜有效,我便帶她去試,作法、給錢,搞了好幾次,也沒看她好轉,當時的我無法體會她的苦,還是一直罵她,錢也花了,每天還陰陽怪氣的,真教人受不了!

直到玉春把病情告訴我的外甥女姿蓉,她問我們:要不要試試看到教會來,請聖光堂牧師幫忙禱告。玉春還認真的問:「教會禱告要不要收錢呢?」後來我們認識了台北小組的弟兄姊妹,參加了他們的小組,在這裡他們不斷為我們夫妻禱告,與我們分享他們的生命歷程,我才反省自己不該責罵玉春,應該要更用心地去了解她、體貼她才對。

〔快樂的小組時光〕

台北小組聚會是我和玉春最快樂的時光,因為在那裡我感覺到組員間的互相關心,是那麼的真誠有耐性。聖經上有句話說:「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約翰一書318 節)在那裡,我看到這樣的感動!我從不輕易參加任何聚會,也從未曾跟別人深聊自己,但是發覺我也深深愛上這個小組聚會。這裡真的好像一家人,沒有身分、階級、貧富之分,在這裡我得到了尊重與肯定,也找到可以談心的弟兄姊妹,這種感覺真的好溫暖。

我相信玉春的憂鬱症一定可以得到上帝的醫治,我相信她會慢慢的好起來,而且我也學會了柔順、謙卑、悔改,我要對我的妻子玉春說:「謝謝妳!這一輩子辛苦妳了!」我想上帝把我這70歲老頑石的「舌頭」和「心」給軟化了!我慢慢學習疼惜我的妻子,不再輕易動怒責罵她。

我和妻子玉春做決志禱告,也請譚牧師和教會的弟兄姊妹到家裏拆除偶像,潔凈我的家,我們在今年的聖誕節也將受洗歸主的名下,成為新造的人。

這輩子我一直很窮,未曾有富裕的感覺,但現在我可以慢慢感覺這屬天的恩典與財富將從天而降,我不再缺乏。希望我這顆頑石將來也能成為主耶穌所合用的器皿。(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