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光明道路/何翊瑋

%e4%bd%95%e7%bf%8a%e7%91%8b文/何翊瑋

小時候,我是個過動兒,經常和同學打架,惹事生非,是一個父母師長頭痛的孩子。

 

〔冥冥中的保護〕

我是一個經不起誘惑,很容易被朋友所左右的人。一直到了國中二年級,開始變得有點叛逆,一開始喜歡半夜偷跑出去打網咖,開始不聽父母的話,不愛回家,喜歡在外逗留,逞凶鬥狠,沉迷網路。那時候也因為父母的感情不好,他們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所以我也不願意呆在家裡,不願看他們整天吵吵鬧鬧,於是我開始混幫派、耍流氓、打架、嗑藥、跑舞廳、賣盜版CD及使用偽鈔。

那時,我是學校壞的代表,也就是俗稱「頭頭」。有一次,我道上的朋友和外地的人吵架,便約在南港家樂福談判,那時雙方都有三十幾人,我方手無寸鐵,而對方有的拿棍棒,據說他們還帶槍,而且每個人都吸安非他命,變得很不講理,談也不談,就排山倒海地迎面打來,我方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驚慌失措,有的被砍到送到加護病房急救,大家都發生了事情,而我卻沒事,這是第一個奇蹟。

約在那時,我的父母接觸基督信仰,他們愛之深、責之切,擔心我,又氣我逃家,天天為我禱告,祈求上帝保守我平安,蹺家在外的我甚麼都不知道,只體會到:在冥冥中,有股力量環繞在我身邊,我感覺得到,卻不清楚那是什麼。直到現在我才知道,那是耶穌的保護。

 

〔奇蹟不斷〕

我上高一時,父母已成為基督徒,他們為了將行為偏差的我轉換環境,決定搬至基隆。還沒搬來基隆前一個月,我惹了內湖天龍幫一個大哥,他們便開始找尋我的下落,要找我算帳。父母為了幫我逃離這個風波,開始尋問親戚,讓我暫住親戚家;那時我邪理邪氣的,大家都怕我,問了許多親戚,都被拒絕,後來收留我的,卻是教會的譚牧師,他讓我住在他家裡。那時我心想:我與他不熟,他怎麼會收留我呢?難道是基督的愛嗎?在此,我還要謝謝譚牧師、譚師母、皮皮、旦旦。

搬到基隆後,我因著上帝慢慢改變,祂使偏離、又迷失的我慢慢找回屬於我的光明道路。那時我常夢到一個人漂流在無人的海上,很無助,不知該如何是好,但每次耶穌便出現問我:「翊瑋,你願意相信我,你就不會一個人,我會將你的不安徬徨挪去。」每次我夢到這裡便驚醒。

想想我身上的確出現不少神蹟,一是在南港的械鬥中,我是唯一平安無事的人。第二,我從騎機車開始,摔車數十次,卻安然無恙,若不是耶和華保守,沒有其它理由解釋。第三,祂徹底改造我,讓我不再遊盪在外,得以繼續升學。

主啊!若不是祢一直保守我,陪在我身邊,我現在仍然是看不清前方路的小羊,祢是我的牧者,帶領我全家;聖靈天天充滿我家,讓我們每天喜樂地走在主所喜悅的道上。讚美主!(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