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狂飇/白定洋

%e7%99%bd%e5%ae%9a%e6%b4%8b2文/白定洋

我畢業於瑞芳高工土木科,現在就讀中國科技大學土木與防災設計系。我來到教會,至今已四年了。

〔狂飇青春期〕

高一時,我還蠻壞的,喜歡講髒話,說人家壞話,愛和人家比較來、比較去的,所以常常和他人有糾紛或心結,又正值衝動的年紀,所以生活中常常會有打架的事情發生。我們班跟其他班級架吵,我也常常是跟著去圍事的那個人。

剛上高中時,我跟班上的女生關係還不錯,那時候我超級愛美、愛漂亮,常常會跟女生一起拍照。有一天,一位女同學把我和她的合照上傳到FB上,結果她的男朋友看到,很生氣地在放學時堵我,我們打起架來,現在,我臉上有一道疤,就是那時候留下來的。

高一下學期時,班上有一位同性戀者很喜歡我,常常來糾纏我,我不是討厭他,而是無法接受他對我的「戀情」,我拒絕了他,他很生氣,開始造謠抹黑我,本來我人緣不錯,可是他竟然讓全班同學都排擠我,突然之間,我被孤立起來,沒有朋友。

〔校園霸凌〕

我們的班風不太好,嗆老師、上課泡茶、吃東西、⋯⋯這些不尊重老師事在一些同學心中好像很偉大似的,他們總是很愛做,於是老師就很頻繁地記「自強單」給他們,然後學校會懲罰這些被記的同學做「自強活動」,「自強活動」就是叫同學在禮拜五放學或是周末時留在學校,進行愛校服務,內容不一定,可能是立正、稍息各2小時,或是瘋狂的打掃校園,反正就是用很討厭的方式懲罰學生。

當時我擔任班級的風紀,在我們土木科當風紀是一件很可憐的事情。本來那些被記的人必須為他們的行為付出代價,但是他們都會在放學之前將老師的自強單拿走或丟掉,不讓我交到教官室,結果我反而因為自強單未交而被記自強。

那陣子我非常不快樂、非常的悲觀、害怕社交、怕與人談話,甚至和別人每講完一句話,我就會開始擔心:剛剛那樣講會不會得罪人?有一次我在FB上公開被霸凌的經歷,之後在家裡的廁所裡面大哭。那大概是我活著最黑暗的一段時間吧!

〔走進教會〕

由於在班上孤立無援,我開始在下課、午餐、放學時間去找其他班的人,慢慢地認識新朋友。廖乃均,他是我國中隔壁班的同學,我跟他聯絡上了,透過他,又認識了秦昊威和聖光堂的學青張峻元。

有一天,峻元知道我跟昊崴開始在玩音樂,就把我們帶到聖光堂學青的敬音社學習樂器,後來又拖著我們去聚會。在那時候,學青聚會很愛唱〈與祢更靠近〉這首歌,歌詞第一句是「主你是我的避難所⋯⋯」,說出了我心中的渴望,我聽了非常感動。

不久,聖誕節到了,那時候辦學青了一個話劇比賽活動,我們演報佳音的橋段,我剛好會彈吉,大家就邀請我彈吉它,我好感動,也好開心,因為我已經好久沒有那種「被需要」的感覺了。感謝學青輔導智欣姊,那時她一直督促我們要來排戲練習。我那時候不懂,現在才知道:原來上帝要留住我,祂讓我一到教會就可以服事,祂用這麼多方法愛我,讓我今天可以在這邊講見證。

〔發現恩賜〕

感謝神!感謝我的好朋友們及時地帶我來到教會,讓我的恩賜在教會可以大大的被發現、發揮。在學青敬音社,我學會了木吉它、電吉它、爵士鼓,又自學了烏克麗麗,如果我沒來教會,我可能不知道我會那麼多的樂器,或懂那麼多的樂理。

現在,除了在過港母堂教兒童烏克麗麗,我還在學青熱舞社教跳舞,在教舞的過程中,我都覺得跟平常在學校練舞的感覺差非常的多,有從上帝來而的靈感和智慧。我覺得在上帝的心意裡面做任何事情都會有一種滿足感、成就感,祂可以使我們不斷的創新,讓我們在每一件事情中發現祂的同在與同工。

〔充實的人生〕

來教會後,我的生活變得更充實,我不像以前一直宅在家裡玩電腦,或是跟奇怪的朋友一直鬼混。教會很溫暖,還有很多的資源可以使用,可以學到非常多的東西,例如:在學青敬音社可以學習許多樂器,可以打撞球,不用到不良的場所就可以享受設備,還可以學跳舞,真棒!

教會也是一個可以安慰傷心的人,可以使人重新得力的好地方。感謝主使用我們教會來傳福音,透過音樂、舞蹈、短宣、夏令營,傳播耶穌的愛;也感謝上帝使用我,讓大家知道我是如何認識耶穌的。願一切的榮耀歸於主耶穌。(寫於2016/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