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縮短了/蔡宜潔

jay2

 圖片:宜潔和父親(上)及爺爺(下)

文/蔡宜潔

〔枯萎的親情〕

在未信主之前的我跟現在一樣,看起來滿樂觀的,但在內心深處,我極度缺乏愛,我的愛枯萎了,其實這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上帝告訴我的,祂說祂要用祂的愛來滋潤我的內心。

枯萎的愛不是一天、兩天的創傷所造成的。

我是在單親家庭長大的,從有記憶以來,我就和媽媽住在一起,記憶中,單親媽媽因為養不下去我們,決定把我和哥哥給爸爸養,但結果還是變成媽媽在養我們。小學二年級時,我和哥哥倆人有短暫的時間和爸爸、阿公一起生活,到三年級時,媽媽偷偷把我帶出來玩,也在這個時候我開始和媽媽一起生活,媽媽和爸爸也正式離婚。在高中時,我得知在大陸那裡,我有從未謀面、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當我知道時,其實心裡是空白的,沒有什麼感覺。

小時候到長大的過程都有陪伴我的朋友,但當我看見朋友可以全家一起吃飯,我好羨慕他們,心裡也會羨慕起對岸的弟弟妹妹,想到他們不僅可以有全家福照片,還可以一起吃飯;除了羨慕,心中有時還有嫉妒的感覺,想到:為什麼這麼不公平,同樣都是為人兒女,為什麼我卻無法得享家庭的溫暖。

〔走向主的懷抱〕

在大學期間,我無意間走向主的懷抱,起初覺得佛教和基督教都是好的信仰,所以不排斥。當我真正踏進教會時,我感受到家庭的溫暖,當我在更深的了解這信仰後,心中的平安一天比一天多,也非常喜樂。

當我決定要受浸時,有許多人問我:會不會太快了?我才剛認識主一年多而已。我只能說,我心中非常的平安。

受浸之後,我經歷上帝的愛,祂的愛撫平我從小到大所受的創傷,滋潤我漸漸枯萎的心。不但如此,我也經歷到上帝在我的家庭做出微妙的改變。在我為家人禱告的期間,爸爸把過去和媽媽的事告訴了我們,雖然聽完後感覺媽媽和爸爸的版本不太一樣,但是都不重要了!都是過去式了!和爸爸開誠布公的那天,我也問了對岸那裡的弟弟妹妹,爸爸也很爽快的說有;從那天起,我跟爸爸的距離縮短了,我們會一起談弟弟妹妹的事。今年過年,他們也來台灣,和我們一起過年,我再也不嫉妒他們,我開始愛他們。

現在,我也不斷的在為我的家人禱告,願我的家人能夠都和我一樣信靠上帝,有一天在永恆的國度裡相聚。(2014)

jay1

圖片:宜潔(左3)和大學同班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