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人/何文華

%e4%bd%95%e6%96%87%e8%8f%af

圖片:文華和愛妻

文/何文華

小時候,逢年過節,會跟著父母到廟裡拜拜,祈求平安。心裡認為那就是傳統宗教,是我們應該遵循的,是為人子女者應該承接的習俗,更是孝順的表現。

[對宗教的質疑]

高工畢業後,為了生活,拼命工作。對宗教的事,幾乎不去探討。心想只要跟著父母的信仰信就沒錯了。對其他的宗教,總認為只要不害人,管他信什麼宗教,都沒有關係。

但是進入社會越久,越對各宗教的神存疑。宗教到底是什麼?如果這些宗教,真如宣稱的那麼好,那麼有神力,那為什麼這個世界還有那麼多戰亂、殺人、竊盜……等等罪惡存在?為什麼沒有天理呢?難道那些宗教的神不能施展神力,把一切罪惡滅絕,讓人們幾千年來的祈求平安成真呢?慢慢的,我覺得任何宗教,在我看來,都只是勸人向善的工具。在某些場所,甚至是某些人用來作惡事的工具。如果真有神明,祂到底在做什麼呢?

[初信之時]

感謝上帝!讓我有機會看到祂的信徒美好的品格,開朗的人生觀,也解開了我的疑惑。

感謝上帝!讓我小妹愛珠,能有一位信上帝的好夫婿張思源。我不常看到像我妹婿那麼快樂的人。在我四周的人幾乎都是不快樂的、心事重重、滿腹牢騷的,縱有歡笑也是短暫的。很難明白,為何我妹婿那麼開朗、熱心、幾乎沒有壓力的感覺。他為什麼會那麼陽光?信主真有那麼好?這一切叫我羨慕不已!

[父母同信上帝]

我自認是個孝順父母的人,論語說:「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又說:「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這些在在影響我,我總希望在父母呼喚我的時候,能馬上待在他們的身邊,為他們分憂解勞。

在我母親病重的時候,小妹愛珠把我父母親接到台中他家去照顧。那段時間,他們一家人對我父母的照顧,竟比我這親生兒子更體貼、更周全、更有耐心。同時,在他們的感召下,父母信了主。那是讓我非常驚訝的事。因為以我父親的脾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感謝神!讓我的父母得到救贖,得到永生。

「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張16節)

母親過世後,基隆浸信會的宣痒牧師帶領我們禱告、主持追思禮拜,參與所有的過程。而我們原本並不認識他,只因小妹與妹婿曾經短暫的待過基隆浸信會,後來就搬到台中去。很久沒聯絡,沒想到他會那麼熱心幫忙。

母親的過世,我感受到基督徒的美德,感受到上帝的能力,並且開始接觸聖經。但因工作繁忙,並沒有努力研讀聖經,對上帝還有很多疑惑,也一直沒和宣牧師聯絡。

七、八年之後,父親過世,沒想到宣牧師又來幫助我們處理後事。這次不只他們夫妻來幫忙,更把他兒子-碇內浸信會的宣承義牧師請來幫忙。我多年沒與他們聯繫,也沒去過教會,他們仍然熱心協助。感謝神!讓我再次深深體會到祂的大能、祂的慈愛,再次感受到許多基督徒的美德。

[追求真理]

之後,透過車廠小組黃文賓先生的介紹,我到了聖光堂,並且參加小組,開始讀經、禱告。在讀經過程中,我找到許多人生問題的答案,不再徬徨,不再恐懼。在禱告尋求中。我性急、易怒的性格逐漸被改變。

感謝上帝,接納我這顆遲到的心,接納我這遲到的人,求主賜我勇氣與智慧,讓我能更像一個基督徒。(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