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的家庭/陳蓉花

%e9%8c%a6%e9%be%8d%e8%93%89%e8%8a%b1圖:蓉花與錦龍伉儷

文/陳蓉花

〔病痛與焦慮連連〕

連著兩次住院,年初三月七日那天,我特別感受到無比的痛苦與恐懼,一來是面對病痛,二來是莫名的不安及焦慮。生病中,外子錦龍要上班、照顧我,家中孩子就只能讓他們自理;老大翊瑋正面臨國三階段,他本來還積極為升學努力,誰知我一生病,整個家庭亂了方寸,尤其是翊瑋好像是斷了線的風箏。有一天,老師打電話來說:翊瑋兩天沒到學校,明天就要給他輟學……。當時我一直咳血,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聽了老師的話,除了身體的病痛,又多了焦慮,真不知該如何是好;打電話給孩子,沒人接;拜託鄰居到家裡看看,才知道孩子們睡過頭,翊瑋乾脆不去學校。從那時起,有些輟學的孩子來找翊瑋,我們毫不知情,只是每天感到不安。

一天晚上,謝文斌副院長帶著心耕姐、譚牧師、於真來到我的病床前,我既惶恐又有受寵若驚的感覺,想不到高高在上的醫生會為我唱詩歌;那時我對心耕姐、譚牧師、於真是很陌生,這群這麼熱心的朋友卻為我唱詩歌、禱告;我心中本來就有著不安與軟弱,於是不由自主的掉下淚水。

〔接觸基督信仰〕

隔天又來了一位我不認識的朋友,她是姿蓉,她關懷我如老朋友似的,讓我又不由自主的掉下淚,並告訴她我的心情,她安慰我,為我禱告;姿蓉隔天又來看我,並邀我參加星期六在醫院舉辦的劉牧師佈道大會。我本來是個佛教徒,但並不介意她的話,而且住院也快十天了,原本預計星期六出院,可是星期五又莫名其妙的發燒,所以星期六無法出院;當晚也很無聊,於是就和錦龍到醫院禮堂看看什麼是佈道大會。那天晚上,劉牧師居然讓我們這些未曾信過基督教的人到前面,又為我們做了預言禱告。他的預言真的很貼切,星期天我的燒退了!謝副院長又熱心的帶我到教會。我心中真的很感動。

出院後,我尚未痊癒,面對孩子一連串的事,家裡陷入一片混亂;我的無助與軟弱無人理解,這時姿蓉天天打電話問候我、為我禱告。有一天,學校老師又打電話來說了些孩子的不是,我在身體不適的情況下,找了孩子的舅舅陪我到學校,老師要我們將翊瑋帶回家;舅舅和我十分情緒化的責備翊瑋,結果把他激怒,翊瑋離家出走!天啊!翊瑋只剩下一個半月就要自國中畢業!現在怎麼辦?我和錦龍幾乎要崩潰,我於是求助譚牧師,請他為我及翊瑋禱告、求平安。

這段日子,我的靈魂如同在黑暗中被綑綁,我每天像遊魂一樣。有一天,教會這群熱心朋友來家裡為我禱告,那天譚牧師送一本聖經給我,並教我如何讀經禱告。一開始,我不怎麼會說心中的感受,每當病痛、心靈不安時,就拼命讀經禱告。

〔經歷聽禱告的主〕

面對翊瑋的離家,我每天祈求上帝保守他平安;後來得知翊瑋他們和一群人打架,結果每個孩子都「掛彩」,其中一個還在加護病房中,翊瑋居然毫髮未傷!感謝主!是主耶穌在保守翊瑋!祂聽了我的禱告!這時我和錦龍溝通,正式決定信耶穌,並開始做潔淨禱告。

翊瑋離家出走,在聖光堂教會、牧師及弟兄姊妹為他禁食禱告之後,浪子終於回家。為了換個環境,我迫切禱告,順利的將台北房子以合理的價格賣了,又以低廉的價格買了橘郡社區的房子。這一切都是天父、主耶穌在作工,祂真是聽禱告的主。

過去,我遇見任何事情都情緒化的依自己個性處理,所以家庭經營得很糟;現在靠著主給的智慧及真理,讓我們得到真正的愛與平安。期許自己能努力讀經、禱告,讓聖靈充滿,做主喜悅的事,成為主的器皿,做一個優質的基督徒。(2002.6.23)